曾忆初雪旧年节

内心戏

雨下整整整整整夜:

内心戏


 


布鲁斯本来打算拒绝克拉克的邀请,但是阿尔弗瑞德在旁边表达了强烈的不满,“你明明有空。”他指责到。在布鲁斯翻白眼之前,阿尔弗瑞德再一次补充:“而且你是他的男朋友。”


“我会去的。”布鲁斯无奈的回答,或许也是时候做出决定了。


“很好,”管家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他看了一眼仍然穿着蝙蝠衣的布鲁斯:“现在你只需要换件普通一点儿的衣服就能去约会了。”


“我不是第一次约会的中学生,”布鲁斯不满的抱怨着。


“哦,有无数约会经验的布鲁斯少爷,需要我帮您准备衣服吗?”阿尔弗瑞德问。


“要。”他不情愿的说。


 


克拉克邀请布鲁斯共进晚餐,就在他自己的公寓里。看起来这位小镇男孩打算亲自下厨了。自从三周前在蝙蝠洞和克拉克干柴烈火的干了两个小时以后,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
布鲁斯站在他的公寓门口,手还没有碰到门铃,克拉克就已经拉开了门。在布鲁斯错愕的目光下,他咧开嘴笑了笑,伸手指指自己的耳朵。


“早就听到你了。”


【克拉克看起来真开心。】


“欢迎来到我的家。”克拉克把布鲁斯拉进来,他看着自己的迷人男朋友穿着一身休闲西装站在客厅,忍不住在心里称赞着布鲁斯太好看了。【我今晚一定要把他留下来。】


 


“哇哦,我还是第一次来你家。”布鲁斯朝着四看了看,但实际上他绝对的心不在焉。他满脑子都是别的事情。【今天来这里或许是个错误。】


布鲁斯转过身开始在这个不大的公寓里闲逛起来,【我都还没有想好今晚到底要做什么。】不知不觉,他已经走到了一扇紧闭的门前,他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克拉克一直都跟在他身后。


“哦,那是我的卧室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克拉克站在他面前。【绝对不能让布鲁斯看到里面,还不是时候。】


“是吗。”布鲁斯眨眨眼睛不是很在意,【克拉克在我面前我无法思考。】他看了一眼仍然穿着围裙的克拉克问:“我的晚餐呢?”


“啊,我还在做呢。”克拉克紧张的说。【早知道布鲁斯这么准时我就应该早点准备的。】“你能坐在沙发上等一等吗?我保证很快。”


【谢了,克拉克,我正需要静一静呢。】“完全没问题。”布鲁斯抬脚走向客厅中间的沙发:“你大可以慢慢来,我可以等。”


“不会令你失望的。”克拉克一边说着以便消失在了厨房门口。


 


布鲁斯端起水杯,偷偷看了一眼厨房里忙碌的身影。【我真的很想念克拉克。我非常想念他,尽管才仅仅三个星期没见。】他当然是很忙,可并不是完全没空,换句话说,前段时间他是在故意避免和克拉克见面。


刚和克拉克在一起的前两个月,布鲁斯完全沉浸在激动和狂喜之中,克拉克的爱是发生在他生命中最棒的事情之一。


但是等到他终于冷静下来,理智的分析整件事情时,却被自己的狂热给吓到了。【也许我该告诉克拉克我的想法,告诉他我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。】因为整件事已经引起了布鲁斯强烈的不安,而他非常排斥这种感觉。


 


克拉克在厨房看到了布鲁斯递来的眼神,他假装没有发觉,仍然在专心的给面条做酱料。【别因为布鲁斯的眼神分心,你需要专注,专注是做出美食的第一要素。如果你一边做饭一边想着布鲁斯的话....哦,我刚才盐是不是放多了?】克拉克紧张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小勺子。


 


【我真想每天都见到他,或许这就是问题。】布鲁斯喝光了杯子里的水。【我会和克拉克解释清楚,他会理解的,虽然他不是什么天使,不过也差不多了。】


 


“晚餐好了。”克拉克把做好的意面端了出来,布鲁斯也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了饭厅。他们面对面坐着,灯光也很合适,现在的氛围出奇的好。


【今天会很顺利的。】克拉克笑着把围裙脱到了一边。


【我不能让这么美好的事物毁于一旦,如果克拉克继续和我在一起的话,一定会有坏事发生的。】布鲁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更加肯定自己的决定是对的。【为什么我总要扮演这种角色。】


 


【能和布鲁斯在一起我真的太幸运了。】克拉克看着他的脸,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我能和你在一起真的太幸运了。”


【他为什么突然这样说?】布鲁斯愣住了,【难道他已经推测到我的打算?我该怎么做?】


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,克拉克赶紧吃了面条。【哦,有些咸,希望布鲁斯别吃出来。】


【或许我更应该顺其自然?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能遇到真爱的,为什么我就一定要放弃这一切?】布鲁斯犹豫的吃了一口面条,咀嚼的时候他皱了皱眉。【唔,有些咸。】


 


“我知道,面条有点儿咸了。”【我在想什么呢,他怎么可能吃不出来。】“你可以吃华夫饼。”克拉克把另一个盘子推到他面前。【我搞砸了约会。】


“我在想....”布鲁斯看到克拉克的脸时,接下来的话说不出口了。【我在骗谁呢,我爱克拉克,恨不得永远和他在一起,我在他身边更开心。】


“什么?”克拉克追问。


“恰巧我喜欢这个意面。”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他又吃了一大口。【爱就应该留在自己身边吗?我应该为克拉克负责,他过于自信了,我们,蝙蝠侠和超人,这行不通的。】


【他在鼓励我吗?】克拉克惊喜的看着他。【布鲁斯嘴里包着食物的样子太可爱了,为了能每天看到这幅场景我愿意付出一切。】他温柔的替布鲁斯擦掉嘴角的酱汁。【我要永远和他在一起。】


 


“或许是有些咸。”布鲁斯咽下嘴里的东西,将手边的红酒一饮而尽。


“是啊,对不起。”克拉克站起来,弯腰越过桌面,他一只手捧着布鲁斯的脸,吻住了他。


【我想念这个。布鲁斯的嘴唇味道真好,我迫不及待想让布鲁斯看看我的卧室,他一定会很爱床上的那些花瓣的。】


【我的脑子又乱了,一开始做好的打算呢?为什么你这么棒,克拉克。】布鲁斯故意咬了一下克拉克的嘴唇,仰着头回吻着。【克拉克是成年人了,我不必为他负责,他该为自己负责,这是他自己做的选择,如果他爱我...我为什么要要求自己做这么艰难的事?放弃到手的幸福。】


 


气氛过于暧昧了,克拉克绅士的站了起来:“抱歉,你还没有吃饭呢。”


【布鲁斯要把我逼疯了,但是如果他很饿,我还需要更多耐心。】


“我甚至都不饿。”【也许我真的该离开,但是他的爱太好太好了。对不起,克拉克。】


“真的吗?”【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。】


“带我去你的卧室吧。”【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。我再也忘不了今天了,正确或错误,往后的道路会如何,今天已经埋下了种子。】


克拉克立刻就抱着布鲁斯进了卧室。


“认真的吗?花瓣?”布鲁斯被扔在床上后,表情复杂的拿起其中一片放在眼前。【太可爱了。】


“我只是想做一些甜蜜的事。”【我觉得他喜欢。】克拉克趴在他身上,凑到布鲁斯面前亲了一口他的脸。


【是啊,非常甜蜜。我怎么可能做得到放弃这一切。】布鲁斯舔了一下克拉克的嘴唇:“我也想做一些甜蜜的事。”


 


【我怎么觉得自己的脑袋在升温。】“这个甜蜜的事有些过于性感了。”克拉克脱口而出。


“你喜欢吗?”布鲁斯在他耳边低语。


【我他妈爱死了。】


克拉克没有说话,他以行动作为回答。

AP:

忘记发lof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火之礼赞:

前段时间的一个梗:叫醒大人的最好办法。

@摩城魅影 这是老爷和罗宾吗?一代罗宾?

最后一张是po主的话。

原地址:https://instagram.com/p/BZd9BgJhCvX/侵删。

【胜出】《亲密授课》

soawkward:

*R18


*体育老师爆豪胜己X体育委员绿谷出久


*非漫画世界观设定




温馨提示:绿谷出久双性设定。至于预警什么的,嗯……你们懂我。ooc,慎入,不喜设定者窥屏烂脸。




附一个小英雄版个人文单链接。




正文:


今年的八月似乎特别热,体育考试不及格的、以及考试那天没有到的学生们在这个暑假的补考课程里吃尽了苦头,整整两周,就没有一天是不出太阳的。


那个巨大炙热的火球就在他们头顶挂着,刺进眼里的光就跟新来的体育老师浅金色的头发一样耀眼。




下文戳我。(图片巨大,链接内含有警告,请务必注意流量及身后)




————全文完结————




作者:我已经看破了,写个ball的清水甜文啊,那是其他厉害写手的领域……我这种丧病的废柴嘛,嗯,写肉真真儿是开心极了!(其实每次我都是想写剧情,但最后永远都会跑偏……不懂我自己了。)


ps:没有捉虫,大家将就一下吧,等我有时间再替换,爱你们!

_(:з」∠)_还是没有雪童子,雪童子吖!阿妈就差你了啊!好歹给我个碗啊QAQ

【双荒】迷弟手记17 帮我男朋友撑腰

好甜啊!

妙蛙橘砸:

对不起哇 好久没有更新 我之前两周出去追星旅游去了 玩得太高兴了 猛虎扑地道歉 我会飞快更的 么么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荒川说了这件事交给他去解决之后,荒就真的完全没有管这件事情,他给烟烟罗打了电话。烟烟罗虽然已经是圈子里小有名气的经纪人,但终究不如青行灯入圈早人脉广经验丰富,这件事情青行灯主要负责,烟烟罗在一边,也能学到不少东西。


 


电影那边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,毕竟稍微理性一点的人都知道这件事荒怎么都算不上是过错方,唯一揪着不放的就是去除了疤痕和整容这件事情。


 


但荒以前的照片大把,出道这些年无论是素颜出街还是拍得纤毫毕现的大刊封面,大概真的就是老天赏这口饭吃,他连状态稍微差一些的照片几乎都没有,每个明星所谓的黑历史,诸如浮肿发胖暴瘦这样的阶段,完全找不到。瘦一点线条更加凌厉,穿黑衬衫就可以大杀四方,稍微长了一点肉那段时间,照片是柔软洁白的大毛衣,光着脚坐在木地板上,拉起毛衣领遮住半张脸,眼神疑惑而无辜。甚至有路人发微博感叹,说怀着吃瓜的心情去搜荒以前的照片,企图对比出一个整容黑历史,结果被生生迷惑成了路人粉。


 


几个娱乐Po都在跟进这件事情,荒也没问是不是青行灯去发了通稿。他的照片对比按年份排列出来,有娱乐po主想为黑而黑都无处发挥,反倒有不少粉丝说这么多陈年旧照好多他们都没有,要求发一版无水印的高清出来给大家珍藏。也有在圈内一贯风评比较好,不虚假爆料的那几位,找到了一些以前荒去孤儿院做慈善的照片,他坦然的没有掩饰自己就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这件事,也没有把自己做慈善的照片满世界的发通稿,照片不少来自粉丝的偷拍,大男生穿最简单的白T恤,在孤儿院里面帮着修剪草地和修补一些设施,捐赠的记录找不到,因为他从来没有公开过。


 


这件事上荒获得不少的路人缘,除去那些一贯口出恶言内心阴暗对世界怀有最恶毒的想法的人,很多人甚至路转粉,不卖惨也不卖慈善人设的明星,真的让人很有好感。


 


荒川是在这个时候难得的更新了一条他万年不用的社交账号,配了两张图,一张是他们在海边拍杂志封面的照片,荒拉着上衣,露出线条分明的紧实腹肌,被阳光打出健康的光泽,当时起了风拍摄效果不算理想,荒保持着这个姿势,但状态很放松,直到找出这张照片的时候,荒川才知道,荒当时是在偷瞄着他,然后笑了起来。另外一张是节目录制时候的花絮,荒蹲在地上和金鱼姬说话,委委屈屈的蜷缩着自己的大长腿看金鱼姬,衣服的后腰向上撩,露出一段漂亮劲瘦的腰线,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失礼,只觉得那一截腰身都带着直接的诱惑。配字是简单利落的荒川风格,“我觉得这样很好。”


 


短短几个字,配合着图片,已经代替了背后的万语千言。照片里面的荒看上去强悍英俊或者健康放松,哪一样都比那个伤痕累累的孱弱少年看上去更好。现在有这样已经足够好的自己,为什么要要求他留着身上的伤疤,永远背负着痛苦的记忆,作为一个弱者生存下去。


 


荒川是第一个在这个事件当中替荒发声的人,很快粉丝就用以“现在就是最好的”作为话题,轰轰烈烈的转发起来,这个话题很快压下去了之前荒那些虐打照片的热度,粉丝们自觉的带着话题转发荒川的微博,有的也贡献出了自己珍藏的一些荒的照片,说自己家爱豆真是全方位多角度无死角的好看。酒吞也发了一张,当年大秀的时候荒站在后台的照片。后台忙得兵荒马乱,荒站在那里腰身挺拔等待着出场,没有万千灯光,却已经足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茨木也跟着凑热闹,发了酒吞和荒在后台的照片,为了换衣服方便,两个人都穿了最简单的白T恤,站在一处,一样的气势逼人,英俊得让人挪不开眼睛,茨木趁机卖力宣传,“我挚友也很好看的,一点都不输。”


 


荒川在圈子里这些年的资源和人脉发挥了作用,一起合作过的摄影师贡献了之前没有公开的照片,综艺的节目组官微放了一段全新的花絮,和荒合作过或者即将合作过的人纷纷出来发声,也不多说什么,放一张照片足够。


 


即使不去问也能够知道过得非常不好的过去算什么,挖掘这些的意义又在哪里,除了证明他现在英俊强悍更加珍贵之外,没有别的意义。爱他的人只会更加珍惜他,不爱他的人,又何必再去管。


 


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,当然有西皮粉苦中挖糖吃,说是小叔叔第一个帮荒酱发声的啊,这个关系是真的很好了,做不得假,就算...就算没有我们想的那么rio,但肯定也不是虚假的互联网情谊。


 


荒这个时候终于获得了手机的自由使用权,荒川在站着煮咖啡,他就从后面像一只大号趴趴熊一样的趴在荒川的背上,丝毫不客气的把重量都压在荒川身上,一边看着荒川煮咖啡,一边把手伸到荒川面前,强迫荒川和他一起看社交网络上面的消息。


 


“这张照片什么时候存的呀?”荒说,“是不是觉得我的腹肌特别好看,背沟和人鱼线也好看,就存了我的照片。”


 


“我才去找人要的。”荒川用手肘不轻不重的怼了一下荒示意他松开,谁知道荒搂的更紧,大有一副我就要这样抱着你,你做什么我都要贴着你的架势。荒川挣不脱,索性就由着大号挂件贴在他背后,跟着他一路走去拿了两个马克杯,又被荒川拖着去冰箱里拿了一盒牛奶。


“你现在喝咖啡要加牛奶了,”荒说,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。”


 


“你喝不惯,晚上还睡不好。”荒川说,“个人接受度和喜好问题不同,又不用你委屈自己来迁就我。”


荒把下巴放在荒川的肩窝处,看着荒川打奶泡,然后倒出来,问他要拉一个什么花。


 


“爱心爱心!”荒毫不客气的提要求。


 


“咖啡拉花最入门的三个图案”荒川把咖啡杯子微微倾斜,手势熟练,奶泡倾泻一气呵成,说“是爱心,叶子,和天鹅。你下次选个复杂一点的。”


 


“我不,”荒蹭了一下荒川的颈侧,“我要复杂的花样做什么,我只要你的心。”


 


荒川把咖啡递给荒,上面是丰盈的奶泡拉出来的一颗整齐的心,他说“给你,尝一尝,这颗心不苦。”


 


荒喝了一大口,奶泡沾在唇上,他就伸舌尖去舔,被荒川用看淘气小孩一样的哀愁眼神望着,荒立刻无辜的想要伸手去够纸巾擦,荒川却反手用拇指蹭掉了他唇边的奶沫,荒一口含住荒川的手指,响亮的吮了一声,才得意的放开,说“甜的。”看着荒川也不反抗也不骂他,更加变本加厉得寸进尺,说“是不是有种花样可以拉两个心啊,我下次要那个。”


 


“好,”荒川说“我练练。”


 


“你不能这样顺着我的,小叔叔”荒凑过去吻荒川的侧颈,然后轻轻的咬他的耳垂,说“你会把我惯得无法无天,我会忍不住向你索取更多。”


“没关系,”荒川反手摸了摸荒的头发,“我很乐意。”


 



刷电影老太太:

1930-2010,不同年代造型的Sebastian Stan(tumblr. captaincentenarian)  

幽幽湖中景:

双荒《选择题》
☞ 人物wy的,ooc我的 ( ᐛ )

还差19片就能召唤一只小叔叔,十分期待∠( ᐛ 」∠)_